经典案例 您所在的位置>>经典案例

重整程序中债的概括清偿基本原则

【返回上一页】 发布时间: 2019年03月26日

 

    《企业破产法》规定的重整程序,贯彻的理念是破产保护理念,即把所有当事人的所有合法权益,统一纳入重整程序并按照法律的规定进行妥善安排。任何当事人不能游离于重整程序之外寻求权益解决之道,不得在重整程序之内有法律禁止或难以满足的非分之想。所以,破产保护是对所有当事人的保护,是通过建立一种特定的秩序和解决当事人权益问题的法律平台实现当事人的权益保护。为保护债权人,《企业破产法》对债务人不当处置财产行为有如下规定:
    债务人财产,在破产法理论中又称为破产财团或者财团财产。我国《企业破产法》对债务人财产这个概念在破产宣告前后的不同阶段,分别用了债务人财产和破产财产两个不同称谓,其本质均为法人财产二者范围是一致的。债务人财产是债务人对其债权人承担债务的责任财产,是债权人得以公平、有序受偿的重要物质保障,也是破产程序中用以支付基本费用和清偿全部债务的基本保障。因此,债务人财产在破产程序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离开破产财产,债的概括清偿便无从谈起。为最大限度维护债权人利益,在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管理人的重要职责之一即是在破产财产的基础上让债务人财产最大化。

    1、以债权人为中心主义的公平清偿原则

    (1)所有诉讼、仲裁、执行程序中止

    破产程序启动前,债权人就债务人财产获得清偿,贯彻的是先来行得原则,在债权人提起代位权诉讼或者起诉主张瑕疵出资股东或抽逃出资股东或严重混同股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破产程序启动了,所有债务人的财产均应纳入破产程序中一并清偿全体债权人,管理人应依法向债务人的债务人追收财产,以及向债务人的出资人追收欠缴出资、抽逃出资、混同财产等,以实现债务人财产的完整性,保障全体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因此,破产申请受理后,所有基于债务人财产的清偿均应通过破产程序解决,而不得通过个案诉讼、仲裁或者执行等方式获得个别清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20条规定,受移送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或裁定终止和解程序、重整程序的,应当自裁定作出之日起五日内送交执行法院,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被执行人的执行;《企业破产法》第19、20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该诉讼或者仲裁继续进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21、22、23进一步对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的涉及债务人的诉讼和执行案件应当不予受理、中止的情形作了细化规定。

    (2)撤销权的行使——对偏袒性清偿行为的撤销

    我国《企业破产法》关于无效交易、可撤销交易、撤销权与追回权的规定包括在31~34和第128条里。这些法条共同形成我国企业破产法的撤销权制度。

    《企业破产法》第31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
    (一)无偿转让财产的;
    (二)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

    (三)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
    (四)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
    (五)放弃债权的。

    该条规制的是欺诈性转让交易行为,把欺诈性转让交易的时间限定的破产申请前1年以内,当公司处于危因状态时,这些交易损害了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损害了公司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尤其是债权人和中小股东的利益,因而构成欺诈性交易。欺诈性交易在破产程序里将受到挑战和打击。

    (3)撤销权的行使——对偏袒性交易行为的撤销

    《企业破产法》第32条规定,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六个月内,债务人有本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仍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但是,个别清偿使债务人财产受益的除外。

    该条规制的是偏袒性清偿,也称偏颇性清偿、优先性清偿,该行尽管本身合法,不存在欺诈,仍然要受到破产法的挑战。除外情形,如果这种清偿行为能够增加债务人财产的价值,则作为优先性清偿例外被法律认可。

    (4)破产追回权的行使——对无效交易行为所涉财产的追回

    根据《企业破产法》第33的规定,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无效:

    (一)为逃避债务而隐匿、转移财产的;

    (二)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的债务的。

    严格的说,该条所规定的行为不是交易行为,而是侵犯财产权的侵权甚至犯罪行为,因而是直接无效的。在刑事法律规规制的范围内,可能构成诈骗、合同诈骗、虚假诉讼等多种侵财型犯罪。该条的立法思想显然受到合同法的影响,债务人通过“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的债务的”向债权人转移财产,属于《合同法》第52条第2~4项所规制的行为。如果从侵权的角度,债务人和债权人通谋,以无效的合同侵犯了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财产权,而且首要受害的是其他债权人。这是民事责任的竞全。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债务人的行为都是无效的。

    对于债务人在破产申请前实施的欺诈性交易、优先性清偿、以及无效转让财产或者承担债务的行为,一方面,管理人可以可以行使追回权,另一方面,根据《企业破产法》第128条,追究破产债务人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责任。

    2、债权调整和受偿方案必须公平

    在重整程序中,债权调整方案如果不能获得大多数债权人的认可,重整计划草案是不可能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的。债务清偿方案方案的合法性审查重点在于审查重整计划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否损害国家、集体、社会公共利益或者其他违法行为。

    (1)债权调整和受偿方案必须获得大多数债权人的认可,重整计划草案才能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即出席会议的同一表决组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该组债权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

    (2)普通债权所获得的清偿比例,不低于其在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

    关于偿债能力是否客观公正的问题,《企业破产法》第87的规定破产清算清偿比例只是在假设清算条件下推算出的偿债能力分析结论,实践中通常是评估机构在假设清算的情况下通过对债务人进行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偿债能力的分析方可得出,因此“在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结论实际上是一种评估结论或者会计计算结果。在程序上,必须由专业的评估机构和专业评估师作出偿债能力分析报告,以作为制作重整计划草案的依据。

    3、同组债权获得公平对待且符合法定清偿顺序

    (1)偿债顺序:

   有财产担保债权;

   职工债权;

   税款债权;(除外情形,《税收征管法》45条)

普通债权;

    (2)同一表决组成员的债权人而言,其债权性质和权利是相同的,债权调整和清偿方案是公平的、一致的。

对不同表决组的债权清偿安排应当符合上述第(1)点的清偿

    以上是本人对重整程序中债的概括清偿的思考和归纳。

    反面案例:ST广夏重整案

    2011年6月29日,ST广夏出资人组会议投票否决了重整计划草案中的股权调整方案。7月5日,管理人在未对股权调整进行实质改变的条件下要求出资人组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二次表决。

    2011年7月20日,出资人组二次表决再次否决了重整计划草案,同日,债权人会议否决了重整计划草案。面对债权人和中小股东对重整计划的强烈反对,清算组没有选择继续沟通而是申请强制批准重整计划,2012年12月9日,银川法院最终裁定强制批准重整计划。

    至此,ST广夏重整案件成为伴随着新破产法的实施,中国上市公司重整实践五年来,第一次出现上市公司重整中,债权人和股东分别对重整计划两次否决的“双否”案件。该重整案件,债权人和中小股东的权利被空置,既反映出公司治理机制的失衡或根本没有,也反映出部分重整企业在掏空上市公司资产后借重整程序恶意逃债,这在实践应当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苟永会律师

关注官方微信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4栋15楼

电话:028-87557886 87557816

北京市ag8801.com|官方

官方网址:http://www.hccd0209.com http://www.hccdlaw.com

COPYRIGHT © 北京市ag8801.com|官方 .ALL RIGHT RESRVED 蜀ICP备09017608号